没有新郎的婚礼只能算是笑话!

  白若溪捏紧了指甲,她不能这样被人嘲笑,她好不容易才爬上这个位置,眼看着就要守得云开,成为名正言顺的傅家太太了,不能就这样被破坏……

  想了想,白若溪心里一横,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让傅念琛的妹妹,醒过来……还有,安排一场车祸,我要再陷害一次顾盛夏。”

没有新郎的婚礼只能算是笑话!

  他想起那个女人总是苍白的脸,还有她越来越纤瘦的身体……以及,那一天,在婚纱店外,她捂着满脸的血,向他投来无助而凄婉的视线时的画面……

  男人点了点头:“您要现在过去看看她吗?刚刚醒来,哭着说要见您,好像是有很急的事情,要跟你说……”

  医生很有眼色的立即缩减了语言,重点道:“顾小姐患有恶性脑瘤,已经发展到后期,情况极其危机,可能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医生欲哭无泪道:“我也怀疑自己是看错了,所以已经检查两遍了,是真的。顾小姐现在,最多还能活四个月……而且那还是最好的情况,如果……”

没有新郎的婚礼只能算是笑话!

  “闭嘴!”傅念琛猛然爆发,一把揪住医生的衣领,“我不信她真的要死了,就算是她真的生病了,你们也要把她给我救回来!救不回来,我就要你们通通去陪葬!”

  傅念琛怒吼道:“我不要听你这些废话,用你们医院最好的设备和治疗方案,如果她将来出事,我第一个找你算账!”

  又如许多世界的通天教主,许多人知道有通天教主这一位存在,但要是问通天教主姓甚名谁,谁也不知。

  而且,通天教主也不是一出生就叫做通天教主,刚出生,何谓教主,是哪一教的教主,未必不真实了一些。

  大天尊姓玄,女儿自然也姓玄,又以玄之道证道,熟悉的都称她为玄道君,而不熟悉的,只知道她自称为系统之主。

  身为无数系统的创造者--系统之主,玄道君对于穿越这样的事自然不会抵触,她与陆道人有着相似的理念,那就是多出去走走,与诸天万界的生灵论道。

  “我怎么可能会闲得无聊看那些东西,我设定的系统是可以观察那些宿主的一举一动,不过,系统向我传递信息总要满足一定的条件,比如宿主悟道的时候,系统洗澡泡妞这样的事我才懒得理会。”

  女道君见着陆道人似有好奇之意,颇为得意,“当然,把心灵大道修炼到巅峰造极的,并不是我,而是时空管理局的全知全能道人,虽然说他的这个名号很是狂妄,让我有些不爽,不过局限的全知全能他还是能够做到的。”

  全知全能道人,这一位是时空管理局的局长。而猫大仙人,是时空管理局的副局长,猫大仙人之下,又有九嘤天尊这样的道君。

  穿越者穿越世界,心态往往有所变化,有的视所穿越世界所有生灵为npc,杀戮决断,毫不留情。还有的,穿越到了熟知的世界,便自大起来,露出种种破绽。

  若是只有这些穿越者,他们还能很好混下去,不过当执法者与穿越者同时来到一个世界,穿越者往往会被执法者所执法。

  相比于破绽满身的穿越者,执法者以正义者自居,是守秩序阵营,他们的心性又比爆发户穿越者好多,因此穿越者往往斗不过执法者。

  想当年大宋位面,他是大宋国师,以一人之力改变了国家命运,又将符道发扬光大,点乱了科技树,以符道文明代替了本应该出现的科技文明。

  这样的事,本是那个时代他最为自豪的,如今看来似乎又是最大的破绽。若是一个执法者来到那个世界,岂不是一眼就能够知道他的身份?

  “你放心好了,当年你拿到元始珠的时候,我家爹爹就设定了一个概念,执法者永远不能发现你的过去身。”

  言出法随,或者是概念武器,这是他如今可以随意使用的方法,设定了这个概念,境界在他之下的,必须遵循,境界在他之上以及同等级的,才可以抵挡这一个概念。

  而在他不知道的过往,元始大天尊就设定了一个概念,从而可以让他不受那些时空管理局执法者的干扰。

  “我家爹爹说了,执法者算什么东西,这个世界,诸天万界,乃至亿万混沌,都不存在能够对他执法的存在,他就是法,他就是道,只有他降劫,降法于众生,而绝无一人可以执法于他身。”

  她永远也忘不了自家爹爹的话语,这样的话,换成别人说出来是狂妄,而若是自己爹爹,那就是霸气无边!

  修为愈深,见识愈长。想想武侠世界一个百岁的,已经被称为姥姥,而到了最后,一个活了几十亿年的,还是年轻的少女。

  “我家爹爹和全知全能道人谁厉害,我不太清楚,不过我知道我爹爹自从证道之后,打架从来没输过,而且我听我爹爹说,全知全能,再怎么全知全能,在他面前,也就成了不全不能。”

  而全知全能,在元始大天尊面前变成了不全不能,显然双方是交过手的,而且元始大天尊定然占据上风。

  “混沌无尽,强者辈出,除了我家爹爹和时空管理局之外,还有些机构,比如蓝白社,主神空间,杀毒软件部等,都是些奇奇怪怪的部门,没意思。”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