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主持人金瑜 李涛 黄伟访谈实录

  2005年1月12日下午14:00-15:00,第一财经主持人金瑜 李涛 黄伟做客搜狐财经聊天室。以下为聊天精彩内容。

  主持人说: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来参加搜狐在线聊天,我们今天访谈的三位嘉宾是来自上海第一财经的三位著名节目主持人,他们分别是金瑜、黄伟和李涛,大家如果经常收看第一财经的网友会对他们非常熟悉,今天就他们的栏目,以及他们所在的第一财经栏目的平台做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的交流,欢迎大家随时向三位主持人提问。

  李涛说:大家好,我是李涛,主持第一财经《今日期市》和《今日汇市》节目,同时还兼任国际市场观察员。这个节目的时间是每天晚上的6点45分到7点22分,然后下午整点有国际市场行情的介绍和追踪。

  李涛说:最早接触财经是在99年进入美国桥讯资讯公司,当时做的一个信息服务商,然后慢慢主要给媒体做国际上最新的行情介绍和追踪、点评,从财经进入了媒体,所以进入了一个财经的媒体,当然主要还是做财经,后来在去年的2月份,我们公司看到期货市场的大发展,还有外汇投资者的逐渐增多,为了市场需求,也是为了满足广大观众的需求,新开辟了两档栏目叫《今日期市》和《今日汇市》,其实和今日股市构成了两大系列,在我们公司里面来说是一个新生的栏目。

  金瑜说:大家好,我是金瑜,我是在财经频道做会见财经界是每周二,财经开讲是每天晚上的十点半,财经开讲差不多有五年的历史,是一个财经评论类的栏目,开办到现在也是受到大家的支持和帮助,在这里也感谢大家,另外会见财经界是在2004年的2月份开播的一档新的栏目,这个节目是希望把一些和新闻有关的,但是又在新闻当中没法表现的东西,通过周播的东西表现得更深入,也更轻松,让大家了解财经人物背后的语言。

  黄伟说:大家好,我是黄伟,现在在第一财经主持的节目比较多,有第一地产的日间版,然后有环球第一财经,财经夜行线,大家经常看财经晚上新闻的话,可能对我比较了解,其实对于财经来讲我完全是属于半路出家,之前是在电台主持节目,希望大家给我更多的鼓励和支持,能够让我更好的在财经这个领域为大家服务。

  两位都有很多的电台从业经历,你们做电台节目主持人和做电视节目主持人不同的感受是什么?现在东方卫视的陈良有一个感受,觉得高校毕业大学生最好是进入电台锻炼,然后再进入电视。

  黄伟说:首先工作状态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电台是以主持人为中心制的,电视是以制片人为中心制的,比如说定选题.

  黄伟说:邀请嘉宾,然后把握节目的方向,包括最后上直播,包括决定放哪些歌,该说哪些话,如何来控制时间,由一个主持人来包办,但是电视是一个合作的工作,主持人不可能完成所有的事情,主持人不能够一个人包办节目的全部内容,从形式上来讲,就说明了一个广播主持人和节目主持人完全的两样。

  黄伟说:电台通常都是直播节目,做电台久了可以培养说话的能力,也培养了应变的能力,做电视的时候往往有突发的情况,做惯电台不会觉得是特别头疼,或者难以令人应付的状态,可以化解各种各样突发的事情。

  金瑜说:可能相对于黄伟和李涛,我做财经媒体的时间是比较长的,我是伴随着上海两个广电的财经媒体的成长而成长的,从我个人的经历来讲,从广播到电视又是飞跃,但是又是相辅相成的,因为广播的确培养了说话能力,但是广播也培养了对一档节目的概观,从电视来说的确有各种不同的分工,而没有办法跳跃出这样的分工一个人完成这样的节目,所以电视可能对一个人的考验更大,因为需要懂得合作,也需要懂得怎么样在合作当中把握全局,这个是非常关键的。

  金瑜说:主持人怎么样把握一个节目,我们也是在不断的摸索,我现在同时是财经开讲和会见财经界的制片人,电视业在尝试怎么样把主持人中心制,什么样的节目更适合以主持人为线索串联整个节目。

  通常做一个财经节目主持人首先得懂传媒,所以很多学新闻的转来做这个行当,第二本身要懂财经,你们有学计算机的,有学外语的,有学财经的,大家现在做了这么多年财经节目主持人,再回过头来看,一个人的专业背景对做这块重要吗?

  李涛说:我觉得更重要是事实学习能力,在上学的过程中,如果能够有一个良好的学习习惯,有一个很好的接受能后不管从事什么样的工作上手都力,实际上不管什么样的专业背景。

  李涛说:我们目前的教育和社会实践有一些脱节,在这个行业里面如果能够很快抓住一个核心这是一个学习能力的问题,这个很快就会上手。

  金瑜说:现在我这边有很多的实习生,有很多不同专业的学生,我就很有当时我从头开始做的那种感受,我看到他们在选择的时候,这种结果我觉得是完全在意料之中的,但是积累非常重要,对某一个不熟悉东西的积累,这个恐怕是需要时间积累的。

  是不是可以这么来理解,对于一个想进入这个行业,不管专业背景是什么,最重要的是善于学习,善于积累,这个可以很大程度上帮助他。

  金瑜说:也许每个人都喜欢钱,但也许有的人是不愿意说钱,这是不同的两种状态,如果你对金钱产生的原因有兴趣的话,也许你可以做得更好,因为有兴趣探索它背后的因素,但是如果对这个事情本身不感兴趣,对资本的流动不感兴趣,也许只能入门到一定的程度。

  主持人说:像金瑜做了将近十年,其他两位也有三到五年的从业经验,你们肯定在主持当中力图追求自己的风格和个性,观众是否这样认为,同行之间是怎样评价,利用几分钟做一个简短的小的测试,我们每一位写下对其他同事的评价,只用一个形容词,然后再请大家每个人发言看看之间彼此认同和自己追求的风格是否一致。

  李涛说:我追求的是一种平和的状态,因为我们这个节目开播不到一年,应该是较为新的节目,我一直是追求平和的状态,因为期货市场中每天的行情的波动是非常的剧烈,如果真的在市场中会感觉到钱也许急急的蒸发和急急的增长,如果没有平和的心态就没有办法客观的看待这个市场,我们请分析师谈这个市场,我们当时对这个节目的定位要求就是少谈对行情的波动,我们就希望他能够在宏观上,在基本面上给观众传递一种分析的方法。

  李涛说:我们是希望给他一个工具,就是希望通过看我们的节目观众能够有自己的方法,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嘉宾观点都是正确的,一些嘉宾的经验是可以值得借鉴的,这才是最重要的,包括外汇市场也是一样的,我们是更多的希望谈一些基本面,介绍国际的事情,作为外汇投资者看的时间长了,做的时间长了,伊拉克一旦石油管道输出破坏了,对原油市场有什么联系就建立起来了,是建立了一种方法。

  李涛说:我们是想培养很多的投资者,外汇市场和期货市场大家不是非常的熟悉,但是这两个市场随着国家投资环境的改善这两个市场会越来越好,因为现在投资渠道多样化,除了关注股市的同时,也希望关注外汇和期货市场,因为市场特性又有一些不同。

  李涛说:对,因为市场波动太激烈了,不能要求主持人随着市场的高低上下而每天的喜怒哀乐,即使看到铜在一天跌到三百美元行情的时候,我们也得很冷静的告诉大家,而且要冷静的分析它背后是什么原因,因为人一激动有时候不能冷静的或者客观的看待某些事情。

  李涛说:对,专业我觉得一个最基本的要求,如果在市场里面不懂的话,怎么样把信息传递给观众,否则的话没有办法和观众沟通。

  金瑜说:有一些主持人给你的感觉是幽默,有的主持人给你感觉是犀利,为什么他跳出来的是专业,因为除了那些东西以外,我知道为什么主持人会有这样的心态,因为到现在的阶段,普通的投资人不需要你告诉我明天哪个东西会涨,哪个东西会跌,我们的要求是希望跟你一起成长,希望我能够快过这个市场,但是我不能,我是用心在做这个东西的。

  金瑜说:我做的节目风格类型也不太一样,我自己对自己的定位,我觉得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在今后更长的时间也是积累,我追求的风格是一种轻松的状态,因为我现在看到财经节目都太严肃了,我可能现在开始做评论类的节目,开始做一些和不同的嘉宾来进行交流的节目,我希望不要把财经搞得这么深奥,让人觉得是门槛很高.

  金瑜说:好象进不来,在80年代到90年代的时候,所有的人大家对经济这个东西觉得很神秘,经济学家是多么神圣的职业,从现在的角度来看,所有的投资者会说手里有多少的投资项目,也许说财经就是在你身边的,为什么把门槛搞得这么高,我们不要故意把他们搞得这么高。

  金瑜说:这对我自己也是一个勉励,这个必须在你专业,然后在你真的能够对市场有自己的判断和观点的时候才可能有用其他的方式去表达。

  你追求的风格是让财经变得更加的浅显,非常的轻松,你的两位男同志做的评价是非常的一致--睿智。

  李涛说:睿智的风格和她本身轻松的风格是不矛盾的,她传递给别人的是知识,是信息,这个就需要智慧,但是表达方式完全是轻松的。

  黄伟说:我觉得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主持人,而且在很多专业的问题上都会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这是让我非常佩服的一点。

  我们把金瑜的睿智理解为在做节目之前的积累和投入以及学习,对比较深的东西的理解,但是深入浅出用浅显的方式表达给观众。我们再听黄伟说你觉得你的风格?

  黄伟说:我觉得我的风格是亲切,然后走大众化路线,因为我可能和前面两位同事节目的形式是不太一样的,因为我是做新闻的,哪怕是专题的节目也是偏新闻类的,更多的是要把一些事实的东西告诉观众.

  黄伟说:以往我们说主持人不要带感情色彩的,但是我觉得在财经,在现代的时代里面,主持人要有特色,首先我声明我不是学新闻出身的,我更多的没有概念来播新闻,完全是用我的理解.完全是用我当年做电视观众的时候.

  黄伟说:认为一个新闻的主持人如何来告诉大家一些新闻事件的方式来坐在主播的位置上,我希望大家看新闻的时候不要那么严谨,很多事情是非常明显就可以来判断这是一件好事情,还是一件不是好事情的事情,我们对一些深恶痛绝,我们已知的一些欺诈,一些违反法律法规的问题,我们必须要来揭露,但是对市场上出现好的消息,利好的政策出台的时候,我们要相对的轻松一点。

  金瑜说:很多事情看完了以后很难保持这样的一种热情,我觉得黄伟很难得,做了这么多年还有这样的热情做这些节目,我自己觉得是很难得的,就像左老师我也觉得很难得,在黄伟身上看到了这种犀利,我没有把他的亲切或者他想追求的东西放进去,但是我看到他和别人不一样的热情。

  黄伟说:我骨子里是有犀利的状态,特别是在做访问、访谈的时候,我会这样做的,可能她看到了我真正内在的东西。

  有一些主持人因为台里的需要,有一些转型,你们会不会觉得比较幸福一点,因为你们所喜欢的跟你自己定位的风格有比较大程度的一致?

  李涛说:公司给我们的环境还是比较宽松的,节目定位基本上还是量身定做的,包括个性是有一定的切合性,这个节目交给你以后,最后形成什么样的风格是自己的事情,但是整个来看没有偏差的太远,没有特别闷的人去做特别活跃的节目。

  黄伟说:从大环境来讲,选择了这个大环境也就代表了你自己的生活状态,自己的感受怎么样,我们和体育频道是在同一栋楼里面的,我们看各自穿的服装就可以区别出来哪些是财经频道和体育频道的,他们永远就是一身运动的状态,财经就是相对比较朴素,相对穿的保守一些。

  李涛说:新闻的话黄伟是可以做,但我首先做不到,要金瑜天性里有这一块东西自己不想发觉出来,或者没有的话那肯定是强人所难的。

  金瑜说:如果是一定要,为什么不呢?有各种尝试也是很好的,我倒是觉得没有什么,也许我可以同化一样娱乐频道把它做成一档财经节目,我可以采访一下各类不同娱乐界的明星。

  大家知道做财经自己本身在生活当中是消费者,肯定也是投资者,做财经公众就会认为比一般的公众了解到更前沿,更一手的东西,你们本身是一个投资者,会不会借助工作当中获得的信息和机会去服务于自身的牟利,有没有面对过这样的问题?

  李涛说:我现在做的是外汇和期货两档节目,期货我没有做,因为我希望起来能够站在一个更加公正客观的角度来看待这个市场,如果一旦和自身利益有关,就会有一种倾向性,如果买得涨的话,不停的跌就会和嘉宾探讨会不会有涨的可能,这是会有误导可能的

  李涛说:外汇我是做了一点,因为它是国际性的市场,因为国内外汇的交易只有一个外汇宝,是相对来说较为中长期的投资,这个影响不是很大,对自己也是考验中长期行情的判断能力,是不是准确,但是我没有觉得这个掌握第一手资讯实际上我们得到的资讯和大家是一样的,只不过我们得到的资讯以后我们会进行甄别,然后进行归纳,然后在节目里面告诉大家,实际上我们是为观众服务的,我们还是一个过滤器,要甄别很多,要跟分析师讨论哪些信息是有用的。

  金瑜说:可能和大家一样的是我们有一台电脑,你们也有,的确像李涛所说的,我们是一个信息接收站,起码我们每天接触的信息是成千成万条,因为我们要选择不同的网站看不同的信息,一条信息可能这个分析师说出来是正的,那个分析师说出来是负的,我们永远有一句话市场才是正确的,如果这一条信息是没有到市场里进行洗礼的,我们无法判断这是好的信息还是坏的信息。

  金瑜说:因为我们天天在看这个东西,我们有一定鉴别信息的经验,如果各位还在做投资的话,这个投资理论上说出来和做的可能是完全两码事,包括我们自己也知道很多分析师是这样,在台上要面对的是成千成万的观众,就会很谨慎的说这一条信息,在市场里有很多英雄那是真正的英雄,因为在实战中练出来的,但是未必会讲,未必是一个受道者,我们最多的是一个信息的代言者,是一个传播者。

  李涛说:我们在市场中也有看不清的时候,包括我们分析师短线知道在反弹,但是长线怎么样说对的概率可能只有50%,如果有大量的信息和大量的数据支持它,这种概率会增加,但是市场往往有的时候概率就是50%,所以我们不想把涨还是跌告诉你,是想把信息和数据告诉你。

  金瑜说:举一个例子,考古学者自己不会去做文物的收藏或者投资,有很多的分析师自己不做股票,不做期货,不做外汇,这个就变成很多行业里面不成文的规定,这个就是还要保持职业形象的话,如果做了那个事情就会影响你在另外一方面的形象和声誉。

  金瑜说:这是一个不成文的行规,比如我们几天在这儿讨论每天的郑州棉花要涨了,但是到最后我们三个人谁会去买?真的会不会去买,还有有哪一个五分钟以后赶紧打电话回来说买这个,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可能五分钟一下楼就忘了这个事。

  李涛说:外汇是全球的大市场,不是我说它能涨就涨的,但是这个期货每天上海的交易量比较小,波动非常大,所以也不想参与到其中来影响做节目的心态。

  金瑜说:肯定有,在04年当时是采访欧盟的贸易委员拉米,说好给我半小时的时间,因为马上要飞到欧洲,但是这个当中如果我真的挽留他一下还会给我一些时间,最后只给我15分钟就走了,我没有坚持一下,有时候采访还是要有一点坚持,如果再问一点问题还是会回答我,后来我回来以后我填了大量的其他的片子,我当时就觉得蛮好再坚持一下,我是觉得没有做坚持,没有再体现一下我的强势这一点我比较遗憾。

  金瑜说:我觉得越来越没有了,第一是对采访对象和采访事件本身的熟悉程度,还有可能是在身份和地位上有悬殊,但是随着采访的人越来越多,年龄也在增长,阅历也在增长,这个状态是比较好的,我当时真的希望将来有一天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左安龙老师年龄的主持人。

  通常作为记者来讲,跟他采访对象之间是平等的,其实这种平等在真正操作当中富含着关于年龄、阅历,包括所在的平台是否日益成熟都有关系。

  金瑜说:对,绝对有关系,还有对采访对象的了解程度,事先的功课做得越好,心里就越踏实,在采访过程当中就最后采访的机率就会高。

  黄伟说:我的最大遗憾就是伊拉克战争的时候,之前是做了很多的准备,那天打起来真的非常的突然,然后我就冲进直播室做了六个小时的直播,但是在那个时候就会发现书到用时方恨少,可能受制于我们的资源,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画面,有那么多外电报道的东西,其实再给我多的准备时间,可能伊拉克那场的特别报道还更好一点,作为新闻主持人来讲可能从我们自私一点的角度来讲等这种日子真的是太少了。

  李涛说:我这个节目的特性一直是直播,我的节目是对国际市场的追踪报道,基本上我好象没什么遗憾的,每次做的都有一些稍微不如意的地方,但是特别大的遗憾,刻骨铭心、念念不忘那个好象没有。

  做一般的综艺或者新闻主持人公众的知名度会很高,专业频道像第一财经这样,哪怕做得再好,收视率始终是没办法和综合频道相比的,三位在大众知名度距离那些主持人的明星感会少一些?

  金瑜说:我觉得观众经常看你的节目,觉得我们一方面是很幸运,一方面也是蛮霸道的,如果别人问你这个股市怎么这样,最近有什么东西可以买,当然要学会怎么跟观众打交道,首先别人也是出于对你的信任来跟你打招呼,我觉得这也是很好的。

  金瑜说:我们这个不要把它想成其他的电视节目频道差不多的类型,这样的电视频道是标准化的生产基地,这个可能是一般的做新闻或者做娱乐,做艺术类栏目主持人或者是记者不可想象的。

  金瑜说:在我们这里就是一个日常生活当中是非常枯燥的,要自己培养兴趣,要耐得住是一开始兴趣还没到那个份上的时候,得先培养,另外我们也有很大的自由度,如果一旦进入到角色里面的时候,可能会找到做出几何题的那种快乐。

  金瑜说:的确是这样的,品质稳定说得非常到位,这个就像李涛说的,他追求的节目风格一样的,我们也是追求整个频道提供给观众朋友的东西,不是要你玩心跳的,是要你跟着我走,跟着我平平静静的走去看这个市场,这是我们整个频道的风格。

  李涛说:我感觉还是很轻松,比较快乐的,因为整个工作氛围,我们同事的关系还是非常融洽的,大家互相支持,我觉得这个的工作氛围是非常轻松的,大家工作上压力是有的,但是这个是无心扬鞭自奋蹄,有这个兴趣工作压力就没有了,如果本身没有兴趣工作压力就非常大,如果有这个兴趣,有内在的东西推动你做这个东西,就不会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黄伟说:尽管我们所有做电视人加起来,只有中央台做一个栏目的人那么多,那么高效率的运转起来做一个频道,我觉得是很不错的,这个是非常幸运的,我们整个频道一百多号人,在中央台就是一个经济半小时。

  金瑜说:每天有这个兴趣,其实是因为每天做的事情是跟这个社会同步的,就不觉得你是落伍的,还有感觉每天虽然看图形是差不多的,但是内涵的含义是不一样的,会觉得始终是跟社会是同拍的,所以就不会觉得很枯燥。

  黄伟说:我们是跟市场同步的,开盘的时候我们必须要在位置上看这个盘面,我们直播量是最长的,但是其他频道主持人就不一样的,除了新闻以外,其他就是录播的,对于他们来讲弹性非常大。

  李涛说:好多年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了,上学的时候我还真有偶像,我特佩服周恩来,现在仔细想想他还是我的偶像。

  金瑜说:可能是因为我们搞财经的比较现实,因为我们知道任何的事情都有两面的,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然后任何一个人也有失手的时候,折算看他会客观一点,佩服的人是有,我也在不断的变化当中,最近我还挺佩服马克思的。

  黄伟说:如果把这个再放低一点,比较欣赏的眼光来看,就这两位,在我所有的工作同事当中,因为接触得比较多的,可能在看盘分析市场我比较欣赏李涛,对于一些财经问题独到的见解和分析是比较欣赏金瑜。

  李涛说:04年还基本满意,第一步能够顺利直播,能够顺利的进行下去,在去年对自己以及对栏目打90分,今年的目标还是这两档节目是重中之重,希望在中间加出一些新的东西,我们不仅是非常枯燥的来传递信息,教授方法,我们还需要花一些功夫,我希望在新年把这两个节目精细一些,让人有一些看头。

  金瑜说:04年我也基本满意,因为我们会见财经界是新开的,收视率也不错,虽然没有大肆的宣传,但是从各种反馈总体来说观众还是认可的,我们也花了很多的功夫,我们整个节目组都是对得起这两个节目的,然后我们在财经开讲这一块也是花了不少的功夫,然后从选题到怎么去谈,选择什么样的内容去谈,同样也是在收视率上有表现,而且在目标观众上达到了,我给自己打85分。

  金瑜说:我们05年最大的心愿,我们已经想好财经开讲在春节以后会给观众不同的面貌,我们会有一些更轻松的方式和形式来表现我们的话题,因为我们有一些话题挺宏观的,比如谈到石油问题,谈到全球的金融市场的问题,还有前景不容乐观等等,但是我们希望能够用其他的形式,我们可能会用辩论赛的形式,或者有观点碰撞的形式来表现,不要让大家觉得太呆板,太枯燥,还有会见财经界这一块,我们希望更多的贴近新闻,用财经新闻这样一种分析的表现形式里告诉大家目前正在发生什么。

  黄伟说:04年我也挺对得起观众的,我觉得是在更多的尝试不同的风格,哪种风格观众更能够接受,也加一些自己的想法,04年我给自己打90分,05您是希望更好的做节目,如果把要求拔高一点,我是希望把自己做成新闻的品牌,可能大家看到我的时候就想起新闻,做好新闻的同时也做一些其他的比较感兴趣的节目,比如理财的一些节目。

  金瑜说:我希望所有的人能够工作好,也生活好,在03年发生了非典大家开始思考什么样的生活,非典过后大家很快就遗忘了,还是恢复到快节奏的,透支性的生活节奏状态,05年关注财经界也好,非财经界野火,有一个好的生活状态,我们现在强调可持续发展,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倡导人的生活是可持续的,人的生活是应该更健康的,我希望我们的节目也能够透出一种健康的意思。

  我们首先非常感谢三位能够和我们搜狐的网友交流,然后能够参加在线的访谈,在今天访谈结束之前请三位每一位说自己的节目也好,说自己的个人也好,说一句感慨最深的话。

  主持人说:我们也再次感谢所有网友的参与,感谢三位主持人的光临,对于所有的网友包括我在内跟三位今后最好的交流就是看你们的节目,也祝你们05年开心、快乐。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